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南头:70年前平阳辖地

2021年08月27日 11:28:17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薛茂盛 图/文 编辑 王秀华

  70年前,瑞安市飞云街道龙头村南头自然村竟是平阳县万全区湖岭乡横塘村的一个自然村。然而,在平阳、瑞安两县(市)的方志中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针对这些县界的疑惑,笔者多次走访万全镇湖岭社区湖岭村横塘自然村的郑步乃老人和瑞安市飞云街道龙头村原村主任李育村、垟头的李昌华、南头的杨志海等,并查阅了南头村的《杨氏宗谱》和平阳县档案馆的相关图表资料,慢慢解开了其中疑惑。

  平阳、瑞安两县(市)万全段县界界线东起宋埠、阁巷海堤,西至水亭、曹村的莲花山,有较长的陆地分界线,沿线与两县(市)16个乡镇关联。由东而西分别穿越原平阳县万全区的宋埠、榆垟、郑楼、宋桥、湖岭、石塘、水亭7个乡镇和原瑞安县仙降区的阁巷、林垟、孙桥、飞云、云江、仙降、江溪、江浦及马屿区的曹村。这些地方有着深厚的县界文化积淀,从平阳和瑞安两县(市)行政区地图上看,品不出什么门道来,但从县界两侧老百姓的实际生活、生产现象来看,平阳界内有属瑞安的地,瑞安界内有属平阳的地,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县界的“一山、一河、一村、一田、一路、一桥、一井、一房、一家人”被“一分为二”,演绎了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南头明代平阳瑞安县界界碑(一碑两面)

  

  明代县界碑新发现

  平阳、瑞安县界万全段除了清康熙二年(1663)平阳瑞安县界界牌和1997年立的3号、4号县界界桩外,日前,笔者又在瑞安市飞云街道龙头村南头自然村发现一块平阳、瑞安的县界界碑。该界碑高127厘米(地面以上高度),宽44厘米,厚18厘米。碑体风化比较严重,呈现斑驳的岁月气息。碑面北侧稍微平整,南侧比较粗糙。经辨认,朝瑞安方向(北面)竖刻阴文楷书“瑞安界”三字,朝平阳方向(南面)竖刻阴文楷书“平阳界”三字。字体高15厘米,宽15厘米。据了解,该界碑曾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移作大榕树下水埠的脚踏板。

  2021年8月12日,笔者与同事孙钧走访万全镇湖岭社区湖岭村横塘自然村87岁的老人郑步乃。其妻杨奶妹老人原住平阳县界内的南头自然村,系南头自然村杨阿者之女。她对当时的县界记忆犹新,说:“原来南头村有六七埭(座)房屋,县界以杨氏宗祠前东西走向的路为界,并立有界碑。路南有三埭(座)房屋,属平阳县地界。路北有三四埭(座)房屋,属瑞安地界,其中两埭(座)为5间的房屋,一埭(座)为7间的房屋。我住的房子就是在上首(西首)的5间。”郑步乃老人还说:“原来平阳与瑞安田垟(耕地)界址,从南头村的‘钉秤桥’(南头桥)往东道路南侧,即下落桥北首的田垟(耕地)均属平阳地界。当时县界很复杂,给治安管理带来诸多不便,如国民党时期‘抓壮丁’‘捉赌博’,平阳警察来了,人们都躲到瑞安地界去了。瑞安警察来了,他们又躲到平阳地界去了。国民党警察拿他们没办法。有时,平阳、瑞安警察分不清县界,还会被当地群众驱赶,甚至挨骂、挨打。宋桥和仙降的早期共产党人就是利用这里有山有水的特殊地理环境和复杂的县界线开展革命斗争活动的。”

  

原平阳县界内的南头老宅门台

  

  据南头《杨氏宗谱》载:“南头杨氏始祖任公,明时由福建泉州府安溪县里村迁居至平阳万全六都古家大,传至五世元开公分迁于此。”2021年8月19日,笔者与同学光宝再次赴南头村,走访了65岁的当地村民杨志海。杨志海介绍说:“南头杨氏始祖迁此之前,已有该平阳、瑞安县界界碑,约为明正德年间所立,至今已有500多年;原立的界碑位置在现在界碑位置北面30米处,今杨氏宗祠门庭后围墙边,即原来的东西走向道路边,界碑南侧属平阳地界,界碑北侧属瑞安地界。将南头村一分为二,一半属平阳县万全乡三都横塘村管辖,另一半属瑞安县南社乡十三都龙头村管辖。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即1951年春节期间土地改革结束后,政府为了避免国民党时期管理的弊端,也为了方便当地群众的生活、生产,将平阳县万全区湖岭乡横塘村管辖的南头自然村析出,归瑞安县仙降区吴桥乡龙头村管辖,至今已有70多年。”

  

原平阳县界内的南头砖瓦窑

  

  在《平阳县志》和《瑞安县(市)志》中,均未发现该县界界碑和70多年前的县界变化的相关记载。而瑞平塘河古驿道的瑞安、平阳县界界碑及万全区宋桥乡杜山头村(大部分)析出归瑞安县吴桥乡管辖,在明隆庆、民国和1993年版的《平阳县志》中均有记载。

  

1985年平阳县万全区行政区地图

  

  民国地籍图佐证县界

  1938年测绘的土地分户图佐证了现属瑞安市飞云街道龙头村南头自然村(部分)属平阳县管辖地。据平阳县档案馆馆藏的民国27年(1938)测绘的《平阳县万全区湖岭乡·土地分户图》所示,现属瑞安市飞云街道龙头村南头自然村(部分)房屋及地块,原属平阳县万全区湖岭乡横塘村管辖区域。

  现行的该段县界线,山地以山脊线为界,平原以河流为界。河流以横塘村北侧的祠堂浃、五指潭、浦前河、下落桥为界。比原来县界向南分别延伸了约100米至200多米。新的县界划定后,原来住横塘村的瑞安籍村民杨步梯等逐渐迁回南头村,住南头村的平阳籍村民也逐渐迁回横塘村。从现行的万全、飞云行政区地图来看,县界比较规整,但是从现实的生活、生产来看,平阳界内有瑞安,瑞安界内有平阳。现在,瑞安南头村的村民山地、田垟(耕地)多在平阳的横塘村。正如人们常说的口头禅:“人住瑞安,田种平阳”,是一个“我中有你,你在有我”的独特景象。

  

1938年测绘的《平阳县万全区湖岭乡·土地分户图》局部

  

  界碑旁的革命故事

  万全人民从1919年开始反帝反封建革命斗争,到1949年5月12日平阳解放为止,坚持了长达30年的革命斗争,历经中国共产党创立、大革命、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5个时期。1927年,建立中共宋桥支部,然后建立革命老根据地镇(乡、村)29个,参加革命的人中,年龄最小的只有十五六岁。从中共宋桥支部建立至1930年,4年间,万全早期革命的共产党人先后组织农民赤卫队(游击队)三次参加攻打平阳城,多次配合攻打江南白沙盐警、万全湖岭警察所和仙降杏垟里李伯骧民团,其间多次遭到敌人围剿追杀。1928年至1931年间,有十几名共党员和革命进步人士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和逮捕。牺牲的共产党员年龄最小的只有20岁,最大的只有43岁,有的被严刑拷打成终生残疾。

  这正是95年前,中共地下党组织利用这里特殊的县界线和复杂的地理环境,在金垟、下桥、南头、垟头、龙头等村发展党员和开展红色革命斗争。1926年,王国桢从毛泽东同志主持的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毕业,以中央农民运动特派员的身份,返回浙南领导农民运动,在游馥、叶廷鹏、金上银和中共瑞安特支书记林去病等积极配合下,在瑞平边界(万全垟)顺利地开展了农民运动,还在宋桥和龙头等地建立活动据点。

  1926年秋至1927年春,林去病和游馥在瑞安南区(万全垟)先后介绍当时属万全湖岭金垟的金上银、下桥的林阿里、曹阿命、曹娣媄和仙降的林直斋、林贞甫、阁巷的陈大中等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万全下桥村陈卜明家建立了中共宋桥支部,林阿里任支部书记。同时,相继在瑞安南区(万全垟、仙降)建立了中共仙降和阁巷支部。在平阳瑞安交界的宋桥五雷殿、飞云龙头村垟头建立交通站,设立“拳坛”,组织进步青年习武学拳。拳师由雅号称“小武松”的“碎洪师”担任。先后吸收南头、垟头和龙头村的进步青年蒋国伏(原为仙降人,到南头入赘)、李正焕、李庆生、李阿星等加入农民赤卫队和中国共产党组织。

  1928年至1930年间,平阳、瑞安边界的中共宋桥支部屡遭国民党反动派毁灭性破坏,十几名共产党员及革命进步青年被逮捕、迫害、杀害。1930年冬,为了革命斗争战略转移,叶廷鹏把万全革命火种引到平阳西部山区,继续开展革命斗争。

网络编辑:张超霞

南头:70年前平阳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