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快讯 -> 列表

【今天我当班】婚姻咨询师的酸甜苦辣

2019年12月02日 10:38:03 来源:平阳新闻网

  本网记者 何静 编辑 宋淑莹

  近年来,家事案件数量不断增长,案情日趋复杂,逐年上升的离婚率和家庭纠纷催生了婚姻家庭咨询师职业的发展。在我县,就活跃着一批婚姻家庭咨询师。他们如何将一个失控的家庭拉回正轨?在短短的咨询时间内,需要做哪些事?他们自身又经历了怎样的过程?近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走近这个群体。

  

  

  把失控的家庭引向正轨

  “黄老师,我老公下周一要和我去办离婚,可是我不想离。”某个周五,黄益寒接到这样的电话。从事心理咨询近5年,系平阳人民广播电台心理热线节目《解忧杂货摊铺》主持人,长期受聘为县民政局婚姻调解师、妇联特约咨询师、法院常驻咨询师,并为线上线下近3000多人次的恋爱婚姻、家庭关系等问题提供咨询服务的他知道,这个家庭濒临崩溃边缘,可在最后时刻,如果他能为当事双方解开心结,一切都还有可能。

  2015年,黄益寒作为公益组织成员参与县民政局的婚姻辅导工作。每天上班第一件事,他要检查办公桌上是否放好纸巾。每一对来离婚的家庭都会哭,纸巾也往往是女人们用掉的。他见过很多家庭崩溃的状态,有人丈夫出轨、有人赌博败家,也有无数小问题积累而成的形同陌路,相互指责、情绪失控……

  两个小时的咨询时间,黄益寒要分别花半小时与夫妻双方单独沟通,为各方理顺思路,看清婚姻问题所在。同时,他也推荐这些夫妻去看一些促进双方互相理解的书籍,比如《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爱的五种语言》等。而最后是否仍然坚持离婚,他把决定权交还给这些夫妻。

  “婚姻问题,归因大致有三种:经济原因、生理原因、相处舒适度原因。”黄益寒说,在他接触的大量婚内出轨案例中,问题多出于婚姻关系本身,而非“小三”。如没有过渡好的磨合期,双方日益增加的社会地位差距等等,他试图让需要帮助的家庭明白,任何持久的婚姻都建立在双方经营的基础上,没有任何一段关系可以浑然天成。

  当然,也有不少家庭在悬崖边勒住马头。他见过一对每天吵架的夫妻,在经过咨询帮助后的第二天早上,丈夫看到妻子像往常一样为他准备好调理身体的药和出门要带的东西,从此家慢慢变成一个讲爱的地方,不再因为过多的讲理渐行渐远。

  

  把“垃圾桶”升级成“洗衣机”

  3000多个咨询者,分布到日常工作时间,他一天要接待两三位。这是项沉重的工作。近年来,黄益寒的心理咨询工作大多转自线上,每个来自线上的婚姻关系问题,往往需要1~3个月追踪。

  “我知道你不容易,知道你很痛苦,知道你经历了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你不要压抑自己的情绪,可以释放你自己。”在听取对方的问题之后,他要做的便是鼓励咨询者释放情绪。濒临崩溃的闸口上,人们的表现非常极端,即便在正午阳光时分,声嘶力竭的嚎叫声从电话那头传来,依然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之后,在黄益寒平和、真诚的声音中,他们找到了一面照亮自己的镜子,慢慢安静下来,有了寻求解决问题的勇气。

  他是“镜子”,也是“垃圾桶”,是被发泄情绪的对象。而他必须努力保持中性态度,不卑不亢、温和有力。

  咨询师,自身需要疏导吗?记者小心地抛出问题,黄益寒明显停顿了一下。“这个问题,其实是我们最大的问题。”他坦言,为他人纾解情绪的过程,就像自己被不断往狭窄空间中推挤,越走越不舒服。

  他常在连续接到两三个咨询电话后变得沉默寡言,“情绪理不顺时,很害怕周围的人群靠近,因为已经没有继续说话的力气。”对婚姻家庭咨询师而言,每一次为咨询者提供情绪帮助后,都十分损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个行业,只有10%的人能坚持下来。”

  黄益寒有他自己的纾解方式,比如长跑、打球。实在无法纾解时,他会主动向同级或上一级心理督导寻求帮助。在数年接受咨询的积累中,他的“垃圾桶”越来越大,能够承受的压力也相应增大。“我终于把垃圾桶升级成了洗衣机,别人的‘垃圾’,我不仅能帮他们弄干净,还能保证自己‘活’下来。”

  唯一的担心,是不可逆转的听力损耗。他买了各种各样的耳机,头戴式、入耳式,尽量让自己保持舒适。

网络编辑:雷鹏

【今天我当班】婚姻咨询师的酸甜苦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