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民国时期一笑楼及其主人吴醒玉的往事

2019年08月09日 10:04:03 来源:平阳新闻网

  本网通讯员 陈骋 文/摄 编辑 王秀华

  笔者曾在昆阳镇西直街还没拆迁前,去育秀巷中找过一笑楼的故址,向住在郑宅一座老屋中的人打听一笑楼在哪里,那人说在大街上,原来误作茶楼了。因此想“打捞”些旧闻,结合一些地方文献,说说有关郑宅中一笑楼及其主人的掌故,以供同好饭后茶余谈资之助。

  

吴醒玉设色梅花

  

  1944年,诗人陈天孩写了《一笑楼怀旧》两首绝句,其一曰:“怆怀一笑楼前过,不见楼头一笑人。剩有对门山色好,年年依旧锦屏春。”其时,一笑楼主人已作古,洋楼还在,依旧面对着锦屏山。黄梅僧《历劫吟》中有《和一笑楼主人〈阅报有感〉原均》诗,“一笑楼主人”即民国时期平阳赫赫有名的绅士吴醒玉,是一位擅长诗、书、画的才子,尤其擅画梅花。吴醒玉(1880—1943),榜名銶,又名俅,又写作球或镠,职业律师,系温州慎社社员,昆阳镇西门外白石村人。《刘绍宽日记》光绪二十七年(1901)八月初三日最早记到他的是有关他在府试中的名次;“府试总案前十名:周觐光、金弢、吴銶……”这个“府试总案前十名”是指平阳县的,他排名第三,成绩不错,从此成为秀才,有了功名,也是成为一名地方绅士的基础。

  

刘绍宽、黄光、姜会明推荐吴醒玉加入温州梅冷生慎社的信札(刘氏执笔)

  

  在科举考试上,吴醒玉没能接着成为贡生或举人,后来以写状为业,当时人称“土律师”,属珥笔之民。遇有不平之事,如当事人财力已尽,他则免费提供服务,仗义执言,颇有侠气,所以下层人拥护他的也不少。

  

西门郑宅里一笑楼原址

  

  有关吴醒玉的轶闻趣事很多。如有人绰号叫“水荷花”,请他改名,即改为“佐舟”,方言谐音“阻舟”,意谓河上长满水荷花,阻碍了来往船只的航行,还是“水荷花”。请再改,改作“公达”,谐音“公踏”,即水荷花被捞上岸后,扔在路上,任人踩踏,还是“水荷花”,让人哭笑不得。他又放过“乌龟灯”,在甲鱼的背上钉上一块木板,在上面点灯,晚上放到河里飘浮着,煞是好看好玩,可见他又童心未泯。

  他题画诗也写得清新隽永,深刻异常,以前笔者曾听已故林孟晋先生诵过一首。他的先生是祝文衡恪斋。有次恪斋要他画一幅梅花,红白都可以,就是不要绿梅。他偏偏画了一幅绿梅,题诗道:“宜红宜白不宜绿,先生之意难捉摸。红颜白粉色动人,争奈绿珠身似玉。既承嘱,敢抵触?剩粉残脂画一局。”其师大为叹服。1939年,诗人陈天孩卧龙楼落成,他送去一幅红梅。诗人写了《卧龙楼落成日,吴丈醒玉为作红梅图,并题见赠,作此酬之》七古一首,前八句曰:“吴子画梅工绝伦,腕底能回天地春。山中冰雪想高致,下笔常为花传神。棱棱风骨寄真赏,落落胸次无纤尘。满纸琳琅妙题句,吐属不逐时样新。”

  擅医伤科的祝雨轩也曾向他要画,他就在梅花画上题了一首诗:“祝君满脸麻,朵朵似梅花。梅花有开也有落,君脸永远放光芒。”祝氏麻脸,吴氏擅画梅花,此诗写得颇有思致。祝雨轩即祝羽觞,清代城关举人祝登云后人,祝廷麒长子,家传骨科,当时在县公安局工作。虽然语涉调侃,但他们没有“撕逼”,还是同处在一个和谐的“朋友圈”里。县城南门有位律师叫郑克之,也向他要了一张梅花图,他就在上面题了一行字:“郑克之,大律师,只懂法律,不懂诗。”不会作诗的读书人,在古代,即使在官场上的人,也是会给人看不起的。他给西门绅士游越生的别墅取名为“环碧山庄”,用平阳话说,更是谐谑不堪。有次他和游越生发生纠纷,打起了官司,诉讼到省里,有位官员帮他们调解了。原来他年轻时随父亲到了杭州,曾画了一张梅花图。那位官员看到了,赞赏不已,官员也喜欢画梅花。

  有次听王光铭先生说,吴醒玉他们在一笑楼上打麻将。开始吴说自己牌不好,连说赔赔,牌也不给人看。这样连输几次后,大家就越押越多,他就说统吃统吃。大家问他怎么牌都不给人看,有没有“和”也不知道,他就说起先他输了,牌也没给大家看啊!老是赔,也得赢一下嘛!令人绝倒。据姜承荣老人说,一笑楼上面有个麻将室,有个位置是凹在墙里,像佛龛一样,打麻将的人必须坐进去,才好打牌,可能空间小,才想出这个办法。

  他的住处称“一笑楼”,也有些诙谐的成分在里面。曾住在俞宅的马洪桂老人说郑宅共有七座房子,因为主人郑大老(即郑得标将军)先后共有七个老婆,每娶一个,就造一座房子给小老婆住,而一笑楼就建在郑宅的“天坛下”,就是七座房子的正当中,郑家人出入很不方便。很奇怪,郑家怎么可以让他这样造房子?据原住在锦屏山下西马路处的苏忠烈先生说,原来郑宅中间这块地是牛栏,产权不属于郑家,所以他能乘机把它买来,造了一座两层楼的小洋房,并且在房子的后门写上“一笑楼”三个大字,正好对着郑家的主房,故意的,好像要气死他们。吴又善打官司,郑家奈何他不得,被欺侮得受不了,于是小儿子郑乐铭就去学拳,准备复仇,不料等拳学成,吴醒玉却在新中国成立前就去世了。

  吴醒玉命运发生重大变化主要是在1927年“四一二”政变前后。《刘绍宽日记》1927年4月8日记道:“吴声玉(球)与党部冲突,党部嗾农民协会聚众拥至其家,挟以入公署,胁县长监禁之。又揭醒玉八大罪,榜之通衢。其农民来者,万全、小南、江南皆有,约千余人,江南为最多。”农会会长叶廷鹏带着一批人,主要是江南盐民,到一笑楼中把他抓出来。他当时做事可能有点类似湖南著名学者王先谦。“四一二”之后,形势逆转。《刘绍宽日记》4月17日说:“始悉省中拿共产党甚烈……范介生、游公任、张培农皆逃,吴声玉乘势出狱。”北伐军十七军独立第三团占领平阳时,他儿子吴鸿基在军中,一度代理平阳县长职务。后国民党省防军赶跑北伐军,他被县政府判了十年徒刑,后被移到瑞安监狱服刑。

  在监狱期间,瑞安著名学者张棡曾到狱中探视他,互相唱酬,非常欣赏他的诗作。张氏在自己的《杜隐园日记》1933年9月30日日记中写道:“醒同犹子示予平阳吴醒玉《狱中中秋感怀》诗五章,用‘一年容易中秋过’句作辘轳体,颇悱恻缠绵,耐人寻味。作《一年容易近秋风》诗一章慰吴君云。”可见其心境。同年10月16日记:“赴县监狱室访吴君醒玉,并赠昨所写横卷诗一幅,吴君得之甚喜。旋示予和昔年七十寿诗辘轳体五章,极稳贴有味,因相与快谈数刻,乃出。”12月1日,张氏评自己女婿戴氏、吴醒玉次韵和自己的赠诗,“均措词稳惬,深情若揭”,一时诗兴大发,又叠韵和了一首。在监狱里,他还画过一张设色的梅花图(此画现藏平阳县博物馆)送人,他在画的后面题诗道:“梅葩廿载未曾开,敢向林家献菲才。祗为文昌词似藻,故翻画稿换诗来。”落款:“平阳醒玉吴銶写于章安云江深处,时癸酉秋九月。”“云江深处”,可能是说自己在瑞安监狱里面,真风趣,癸酉即1933年。画后盖了“醒玉书画之章”“吴銶五十四以后作”两方印章。张棡去监狱探望他,也是在1933年,可能是在五十四岁时从平阳来到瑞安服刑,具有纪念意义,所以刻了一方“吴銶五十四以后作”的印章。他在监狱里还是比较自由的,可以吟诗作画,又有娇妻住在附近。

  吴醒玉在《刘绍宽日记》中“消失”了近十年,重新出现,是在1936年3月。挨过了漫长的十年囹圄生涯,而狱外人间一瞬,等他监狱出来,有些物是人非。1937年抗战已爆发,他似乎也不颓唐,关心时事,曾赋《中央政府移驻重庆宣言感赋》七律一首,刘绍宽、黄梅僧都有次韵和他的诗。据《刘绍宽日记》记载,之后他就是经常参与刘绍宽、马少屏等十来人的戊社活动,打打诗钟,如1939年7月23日:“午后在居士林作诗钟,余与吴醒玉同值课。”虽然时局不稳,形势紧张,他们身处较为平静的山城,并没有停下风雅的脚步,几乎一个星期聚一次。8月30日雅集,吴醒玉有诗钟联曰:“有恨难消填海鸟,无光不烛出云乌。”有时诗钟活动也在一笑楼举行。“躲进小楼成一统”,地方上的事情似乎与他无关。据章昂先生说,城西甸垟山上擅长编写鼓词的陈玉麟曾跟他学习了一年,也是位传奇人物。他诗作留下来的很少,在永嘉阮秋生《西泠酬唱集》中收有他的《和汤璧垣〈周易〉来注简首六绝》诗,其中一首云:“侈谈鼎革满人寰,且把乾坤撇两间。否泰那知中有数,更谁妙理解循环!”在《姜幹民哀挽录》中,也有他撰的一副挽联:“当此之世,少住为佳,与其长生,不如早死;凡今之人,罕见多怪,诸公追悼,翳我独无。”别出心裁,充分体现了吴氏不拘一格、入木三分的风格,有鲁迅的味道。

  吴醒玉先后娶过四位妻子,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吴鸿基是殷氏所生,新中国成立前逃到台湾,留下妻子和女儿吴少如。少如老人说自己的名字是他祖父取的,说生男的叫大如,生女的就叫少如。第四位老婆李氏陪他在瑞安服刑,就在监狱后面建了一间房子,其间生下一个女孩,取名禁娒,以纪念禁闭在瑞安的岁月。后来这位女儿嫁给后垟叶家,有一百多亩地,在土改中被定为地主,随身带到夫家的其父不少梅花画作及其照片在抄家中都化为乌有。他女儿说他爸去世时六十四岁,自己八岁。他孙女说她祖父出生时辰有三个“卯”字,算命先生说这样的人是很厉害的。这样就可以推算出他的生卒年。他可能出生于光绪五年己卯(1879)的年底,换算成公历,已到了1880年。逝世于1943年,比刘绍宽晚了一年,享年六十四岁。其墓在城西耶稣堂后山,笔者曾去寻找过,旁边有四个坟圹,系他四位妻子的。大概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一笑楼先是中间塌陷下来,没有及时修葺,后来就拆了,吴少如老人在上面重新建了楼房。

  有次吴少如老人从西马路走过,有位姓叶的好心人认得她是吴醒玉先生的孙女,说自己有一首她祖父的诗,要抄给她。原来是一首题画诗,有几个错别字,如名字写作“吴圣玉先生”,诗曰:“日画梅也夜画梅,日夜画成百千回。废尽精神不胡来,点尽蛋青色又赔。老天生我何为哉?无苦替人做奴才,难怪梅花笑我呆。”后有“丙子年秋月题”六字,丙子年即1936年,应该是出狱之后所作。

  “几度风霜深阅历,暮年低首为梅花”(陈天孩《一笑楼怀旧》诗)。荷花越热越开,梅花越冷越开。吴醒玉酷爱画梅花,题诗绝妙,可能借此抒发其心中的情操,寄托遥深。

网络编辑:雷鹏

民国时期一笑楼及其主人吴醒玉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