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名字这些事儿

2019年08月08日 11:12:32 来源:平阳新闻网

  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就像喜爱自己的名字一样。

  小学时代,丹丹、芳芳等名字比比皆是。若班上有同名的娃儿,可爱的老师总会按出生月份分出个大小来。我总是暗暗庆幸自己的名字截然不同,多少还有那么点新鲜感。那时候,我总觉得自己的名字比花朵还美。

  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名字也在悄悄长大,好像开始“叛逆”。长大以后,我与名字的缘分以想象为翼,描绘出了“史诗般”的色彩。因为“辉”字平阳话与“书”“苏”同音,“锦”与“景”同音。“辉锦”俩字就与方言自成“黄金搭档”,“书景”“苏景”应运而生,甚至有人调侃为“灰景”。没错,这些指的都是我一个人。印象深刻的是,每次大小感冒去诊所,“辉锦”俩字的自由组合能力就发挥得淋漓尽致。

  青葱的十八岁,名字又与我开了个玩笑。拿到身份证的那一刻,我有点傻眼了,因为身份证上的名字与户口本上的名字占尽尴尬,“锦”字演变成了“景”字。受伤的心灵除了无奈,只能试着“接纳”。而户口本上的“锦”字,变成了曾用名。

  时间总会给人带来一些欢愉和惊讶。参加工作伊始,我的名字总是博人眼球,接踵而来的还有各种喜怒哀乐的情节。很多人一看到我的名字,就开始心生“好感”。男性还是女性,成了一时焦点。当然,最后是大失众人所望,一枚小女子顶着一个大男人的名字。无独有偶,多次接起电话,对方听到声音后,总是疑惑地问,“是本人吗?”我总是再三确认,对方才肯“罢休”。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一次会议住宿安排中,我前前后后翻找找不到自己的名字,最后竟然发现与异性同志安排在了一起。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在纸上写着自己的名字。这两个字,在我心目中就像久经世故的物件,存在着,热爱着。

  在温暖的时光里,我的名字褪去了普通的外衣,酝酿情感的温度再次冉冉上升。邂逅于街头巷尾,俯仰之间,擦肩回眸,有人开始颠倒着呼唤我的名字。就这样,我又开始经历新一轮的“挑战”。初次相见的,数次碰面的,甚至在报刊小角,“景辉”“辉景”隔三岔五总要会战一番。我也从开始的哭笑不得到现在的饱含温情。一个名,一个符号,原来可以玩转的如此惬意。

  名字这事儿,多么可爱!

  应辉景 编辑 王秀华

网络编辑:雷鹏

名字这些事儿